探秘AI 栏目 >>

Watson出现误诊遭质疑,智能医疗到底靠不靠谱
Watson出现误诊遭质疑,智能医疗到底靠不靠谱

智能医疗是什么?简单说,它是一个医疗信息平台,通过最先进的物联网技术与数据分析,完成患者与医务人员、医疗机构、医疗设备以及之间的互动,最后逐步实现信息化。至于其终极目的,则是为了提高医疗机构的运营效率,降低医疗成本。

随着医疗行业不断融入更多的AI技术、传感技术等高科技,可以说,医疗服务正逐渐走向真正意义的智能化,推动全球医疗事业的发展。而如果要说益处,现在相关的技术已经让医护人员深有体会,比如实时为病人诊治、远程监控病人的情况、协助管理药物及诊所的工作流程等等。

此前,市场调查机构Markets & Markets发表报告称,预计全球智能医疗装置市场规模将以38.1%的复合年增长率,从2015年的325亿美元,增长至2020年的1632亿美元,其中北美可能会是最大的市场。看起来一切似乎都在向好的方面发展,但事情没这么简单。

IBM Watson不治病

还会提出不安全治疗建议

说起智能医疗,不能不提或者说最让大家印象深刻的便是2007年由美国IBM研发的沃森(Watson)智能系统,毕竟该系统第一步商业化的运作就是在医疗领域。比如,通过医生的自然语言,它可以快速搜索数百万医疗记录、期刊文件以及医学研究成果,然后分析海量的非结构化数据对患者进行智能诊断医疗研究,进而得出用户需要的结果。

肿瘤,作为一个复杂的病症——每个人的相同部位的肿瘤的病理特性都不同,需要个性化治疗方案,让医生对用AI解决这个世纪难题抱有很大的期待。因此,IBM Watson在该领域逐渐展开了应用。举个例子,2015年,来自美国和加拿大的14家肿瘤公司宣布部署Watson;2016年,中国杭州认知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与IBM达成合作,Watson正式进入中国,国内有21家医院计划采用经由纪念斯隆·凯特琳癌症中心训练的Watson肿瘤解决方案,等等。

然而,经过训练的东西,不一定是靠谱的。

近日,根据外媒Stat News的报道,来自IBM的内部公司文件显示,与该公司Watson合作的医学专家在使用该软件时发现了“多个不安全的、错误的治疗建议”。信息发源于IBM Watson前副卫生主任Androw Norden在2016年6月和7月的备忘录,而这些信息是与IBM Watson Health部门的管理层共享的。

根据Stat的说法,备忘录中的信息对Watson for Onology提出了强烈的批评,并指出该产品提出的“经常性的不准确”的建议,体现了“构建内容和基础技术过程中的严重问题”。

举个例子,一名65岁的男子被诊断为肺癌,且似乎伴随有严重的出血症状。对此,Watson建议他在接受化疗的同时服用贝伐珠单抗(Bevacizumab)。但是,根据药物警告,这种药物会导致严重的甚至致命的出血出现,因此不适合有出血症状的人服用。也就是说,Watson给出了不安全的用药建议。

另外,Stat也指出,文件内容还指责了IBM的工程师和MSK的医生对Watson提供的培训。双方于2012年开始合作,让Watson变得更像医生。文件显示,医生并没有将真正的数据输入到软件中,而是给Watson灌输“假设”或“合成”的病例,这就意味着,医生在训练Watson治疗肿瘤时,接受的是治疗偏好,而不是让人工智能去理解真实的患者数据。

同时,来自佛罗里达Jupiter Hospital的医生曾对IBM说:“这款产品很糟糕。我们购买它是为了营销,同时也希望贵公司实现自己的愿景。实际上,在大多数情况下,我们不会使用它。”

对此,IBM发言人表示,Watson for Oncology受过培训,可帮助肿瘤医生治疗13种癌症,并被全球230家医院广泛使用。另外,它“支持超过84000名患者的治疗。IBM还会根据客户的持续反馈、新的科学证据、新的癌症及其治疗方法改进Watson Health。比如,现在已经有了11个软件版本,在过去的一年中,有了更多更好的功能,包括从结肠癌到肝癌的国家指南。

是是非非,真假难辨

虽然IBM Watson对此事表达了否认态度,但是这不是是第一次该软件被质疑可用性,且最近IBM Health部门很“不太平”。

去年2月,美国德克萨斯大学MD安德森癌症中心宣布终止与IBM Watson Health自2016年6月开始的用于癌症治疗的人工智能合作项目,因为在投入6200万美元以后仍未达成目标。具体而言,在MD安德森癌症中心投入大量资金和时间后,德克萨斯大学发现项目上没有任何成果呈现,也未按达成的合约与合作医院共同开展试点项目,于是选择了结束。

而最后的结果是,大众对其人工智能真正落地水平的质疑,认为“IBM擅长用销售和市场营销架构,说服信息不对称的人们为某些产品买单”,即使IBM明确提出Watson在印度Manipal Hospital、美国社区医院Jupiter Medical Center等应用的有效性。

另一个让大家对IBM产生质疑的是该公司的裁员行动。裁员对IBM来说很正常,因为该公司时常有相关消息传出,但这次是在其人工智能部门——IBM Watson Health。今年6月,著名科技媒体IEEE Spectrum撰文指出,该部门进行了一次占比50%-70%的裁员。

被裁员工主要来自三家被IBM斥资收购的公司:Phytel、Explorys和Truven。其中,Phytel的员工有近80%被裁;而受访者估计另外两家企业Explorys、Truven也有近300人收到了裁员通知。至于裁员原因,有三:公司管理混乱,导致竞争激烈和大幅裁员;Watson Health部门无法达到盈利目的;该部门可能不再向医院、诊所等医疗机构提供商提供产品了。

只能说,不管到底是为了什么,IBM Watson Health的发展的确有些让人唏嘘。2017年入局智能医疗领域时,Watson Health怀揣的是“惠及数十亿人,理解、诊断和治疗80%的癌症种类中80%的病患”的美好愿望,然而现在,三年过去了,对其技术的质疑声依然没减少。虽然公司方面坚定地发表声明,自己的产品很厉害,但真真假假,孰是孰非,谁知道呢?

一个IBM Watson倒下了

无数的“Watson”站起来了

正如前文所说,癌症就是一种复杂且无法控制的野兽,科学家或者医护人员都希望通过人工智能技术的进步来找到解决办法。对此,很多人都像IBM一样,持乐观的态度。所以,在英国最具影响力和最重要的人工智能大会之一——Cogx上,智能医疗受到了极大的重视,因为从诊断到治疗,医学已经从机器学习中受益良多。

对此,Translational Biology的主任 Joanna Holbrook表示,面对人类无法完成的大量数据以及无法身上的科学进展和发现,“我们需要人工智能进行这项工作。当然,现在,计算机在诊断老年痴呆、肺炎、皮肤癌等疾病方面正变得越来越好。之后,这个名单还会变得越来越长的”。

此外,Jack Kriendler医生(Centre for Health and Human Performance 的创始人),对这项技术持乐观态度,并且相较于人类医生,他更信任人工智能:“我如今更愿意相信计算机科学家和数据科学家,他们会告诉我如何治疗像癌症这样的疑难杂症,而我的肿瘤同行们却不会。”

在基因组数据公司Repositive.io的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Fiona Nielsen看来,人工智能治疗癌症的方法还不成熟,但如果有人类参与进来,则是有可能实现的:“要想找到真正的治疗方法,重要的是要提供进行新研究所需的数据。”

目前已经有很多聪明的算法,很多聪明的研究人员和临床医生,发现的速度将取决于获取数据可用性的速度。所以,要想让这项研究成为现实,就需要公众的共同努力,比图,贡献自己的健康数据来促进新的发现。致力于研究乳腺癌的医生Hugh Harvey也表示了赞同:“算法是一种新药品。我们需要一个全新的医学进展。”

但就是在这种乐观的态度下,我们现在也需要明白一个事实:人工智能可以根除癌症吗?不能,至少现在是这样的。但是在人工智能、纳米技术以及其他科技的进步下,关于癌症的治疗有了不错的进展。而像Apple Health、23andMe、MyFitnessPal以及可穿戴设备等平台,都是医疗保健领域的巨大颠覆性力量,只不过用户不多。

此外,谷歌DeepMind和微软Hanover及其健康系统的职能正在发生转变——从“无能医生”转变为“有能力的人”——这是一种巨大的社会转变。在这种情况下,随着监管机构与初创企业和大型制药公司在新世界中开始发挥积极作用,或许未来10年将是缓慢实现这一目标的过程。

 

文/未末末
来源/人工智能观察(ID:Aiobservation)

出处:人工智能观察(搜狐号)

栏目:探秘AI
2018-08-09 (

(如不慎侵权,请即联系我站。)
如版面不完整 请使用浏览器的【极速模式】

科普Ai(Ai.wx24.cn)
E-mail:wx24cn@163.com
苏ICP备14015491号-1 苏公网安备32053150316245